欢迎进入沈阳艺海拍卖代理中心网站
中心简介 联系我们
MESSAGE在线留言
热线电话:
024-89115032
首页
中心简介
新闻资讯
拍品展厅
艺海名家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新闻公告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公告 >

具有市场升值潜力书画大家张坤山

发布时间:2013-02-03 点击量:

张坤山(左)与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在书法展上

张坤山,1952年生,山东省淄博市人,海军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专业书法家,国家一级美术师。

自1990年以来连任第三、四、五、六届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协鉴定维权委员会副主任,解放军美术书法院艺委会委员,海军美术书法院副院长。享受国务院授予的政府特殊津贴。

兼职于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长城书画院副院长,八一书画院副院长,中国大众文学学会理事及20余家全国性书画团体名誉主席和艺术顾问。

书法作品曾百余次参加由中国书协主办的一系列国家级权威性大展和大型国际书法展览,如国际书法展览,国际临书大展,国际书法交流展,世界华人书法展,中日代表书家展,中韩书法家交流大展,国际书法邀请展,中外草书大展,当代著名书法家作品展,中国书协理事精品展,第二、三、四、五、六届全国展,六届中青展及正书展、行草展、楹联书法展、扇面展等。20余次在全国性书法大赛中获得金奖。多次担任全国全军展览评审委员。多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和获得多种荣誉称号。

百余篇书法理论文章发表于专业刊物。出版有《张坤山书法集》、《张坤山书法艺术》、《张坤山书法论谈》、《张坤山画集》、《张坤山书法·名家述评》、《张坤山书法文集》、《张坤山真草隶篆行五体书法作品集》(唐诗100首)等多部专著。

多有作品被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国家博物馆、全国政协礼堂、军委大楼、中国美术馆等全国各地风景名胜、重要机构收藏刻石,以及作为国家礼品赠送外国领导和友人。

我对书法创作的几点认知

□ 张坤山

从开始写字到能够写出一般性的书法作品,再到如今较为得心应手的创作,我经历了若干艰辛的实践和理性的思考,这些实践和思考也伴随着创作实践梳理出了以下几点零碎的看法:

坚定传统之路。继承传统是书法创作的根本和源泉。优秀的古今法帖,都是它存在的那个时代的精粹,反映着时代的创作高度,体现着书法的艺术性和规律性。离开了传统的沿袭,就等于脱离了“法”的束缚,失去了书法特有的光彩。只有继承传统,大量地临习古人碑帖,才能站稳脚根,真正走上书法创作之路。除了优秀的古今法帖外,书法的传统还包括书法的审美范畴,诸如方与圆、曲与直、迟与速、疏与密、生与熟、巧与拙乃至笔力、神采、气韵、意境、书风等等,这些也是我们不可回避的。 

二、书路尽量拓宽。写书法最好不要只写一种字帖,如写欧或颜一写便是十几年动辄几十年,其余不涉猎,这样写来只会越来越僵化,不易求变出新。应尽量多临几家,既可以多一些选择,又能相互补充,进而融会贯通。艺术有相通之处,如电影演员若仅能扮演一种角色,肯定前途不大,反之如果戏路宽,各种人物都能饰演自如,其艺术前景自然可观。 

写书法也一样,不应提倡一碑一帖从始而终,不宜提倡作品里仅含容着一种碑帖的面貌成分,只有多临碑帖,碑帖兼容,写出的作品才能丰富多彩,耐人寻味。我比较喜欢混杂型书风,以一件作品难识传统渊源脉络为佳。我还喜欢五体并进的临习创作形式,这样易于相互借鉴、相互融会。暂时看,这好像有点不谋专精,但长远看,一旦有了新的创作契机,便可能出现转机和质变,因为它的传统根基厚,容纳丰富,有大幅度提高的潜力。

三、不宜忽略当代大家。书法创作的重点要放在对古人的研究借鉴运用上,然当代大家的典范性作品也不宜忽略。如重点进行行书创作者,在充分精研二王、宋元的基础上,亦可对当代谢无量作些研究和临习。谢氏作品书卷气好,轻松自如,有可取之处,当今书坛不少书家尝到了学习谢书的甜头。写行草书的,可借鉴一下于右任。于书大气磅礴,碑味浓烈,常习此书,使人心胸博大,襟怀坦荡。写大草的可借鉴林散之。

林书作品线条丰富,章法清朗,墨法多变,意境高远,有古人不可及处。有人说,今人不可学,是指当代那些未经检验的作品不可学,像吴昌硕、于右任、谢无量、徐生翁、林散之等当可吸取借鉴,因为他们是经过检验的公认的艺术大师。当今书坛有不少向时人横向取法的,多不可取,原因是这些被取法者虽为一时名流,有着相当广泛的影响,但其艺术尚未定论,学后易流于时俗。

四、眼界要容纳全局。书家应对书坛全局有个整体的把握和梳理,尤其是对书法创作纵横发展的脉络要清晰。从纵向看,自甲骨文的出现到当今大家,每个时代的经典力作及其书风面貌,书家都要心中有数;对横向的具有代表性的书家和作品也要熟记在心,特别是对当今书法创作的发展状况要了如指掌。只有心中对书法创作的纵横发展有了数,才能提高眼力,善辨优劣,手上的功夫才随之提高。

五、创作上应求雅避俗。写书法要雅一些,不要太俗气。一是过熟则俗。古人云:“画宜熟,书贵生。”所谓熟,一般指笔致上的光洁秀润,整体上的匀称平稳,运笔上的油滑娴熟。而“生”的境界则指外观上的简朴平易和内涵的韵味醇厚。二是过媚则俗。则姿媚一多,必少刚健沉着之气,俗亦由是而生。三是狂怪则俗。其主要表现是传统的根基尚未打牢,便一味追求个人风格面貌,置法度和规矩于不顾,信手涂抹,虽能赢得一些人的喝彩,然距法度甚远。四是习气多则俗。有的书家往往以己所足处求进,习之既久,必至偏重,习气亦由此生。

六、多临帖才能厚积薄发。只有通过大量临习古人碑帖,才能将古人的笔意、结构、章法以及所有技巧熟记在心。对于金文、北碑、章草、汉简和二王体系以及明清诸家,都可以有目标地选临。浩如烟海的碑帖,从古至今不下万余种,应注意取法乎上,选临高格调的历代名作。只有临帖多了,才能心有所悟,基础才能厚实,才能产生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所谓厚积而薄发便应运而生。

七、用笔上讲求八面出锋。实践证明,写不同的书体,用笔的方法不尽一样,如写帖则要求笔锋顺铺,锋尖显露,这样写出的线条才光润利落、秀雅可观,体现出帖学的特点;写碑则需有意识地将笔锋裹住,逆行书写,这样的线条才显示出厚重劲健,有质感。如果用写帖的用笔方法写碑,则难以体现碑书的雄强力度;用写碑的用笔方法写帖,则会使帖派的用笔显得拙笨、不精巧。当然写草书甚至狂草,必须八面出锋,即中锋、侧锋、逆锋等等笔法全部用上,才能把草书诡异多变、纵横驰骋的特点充分体现出来。 

八、不宜过分计较入展、获奖与否。时下举办的大展,尤其是全国展,获奖参展作品多数还是成功的,但是一旦作品未能获奖或入选,千万不要因此失去信心,因为展览的评选有偶然性的一面,即便是一等奖作品,也未必在实际上就真的就是上品;没有入选或获奖的也未必就很差。因为,这里面有多方面的因素,如参展者实际水平的发挥是否正常,评委的见解好恶,初评的遭遇以及评委印象等等。

谢无量的作品就曾在全国第一届书展时被评委拿下过,张大千、齐白石的作品在今天的书展中也未必就能获奖。所以,创作上要有主见,不要因获奖、参展与否而影响自身的创作。当然,也不是说获奖不重要,更不是说获奖作品质量一概不好,而是说真正意义上的创作不一定要求获过什么奖,重要的是要树立创作上的主观意识,不要随波逐流,人云亦云。

山乡韵意  张坤山  作

立足碑学   深入经典

——张坤山书法碑学实践及其成就

□ 李 铎

张坤山较早活跃于国内书坛,上个世纪80年代初,其作品便入选了全国展和河南举办的国际书法展览,此后,曾数十次参加由中国书协主办的一系列重大权威性展览,多次在一些有影响的全国性书法大赛中获奖。先后出版有《张坤山书法集》、《张坤山书法艺术》、《张坤山书法论谈》、《张坤山书法文集》等多部专著,撰写并发表了近百万字的书论文章,影响广泛。作为军队书法家的代表,从1991年至今,他曾连续三届被选举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2001年由沈阳军区调至海军后,开始走上专业书法创作的道路,是国家一级美术师,解放军书法创作院艺委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授予的政府特殊津贴。

张坤山以碑学为宗,经过数十年艰辛的磨砺耕耘,已成就斐然,他在碑学领域的成功体现着当今书坛碑学领域创作的某些观念和信息。从学术的观点来看,张坤山的创作道路,可能会给书法爱好者们一个有益的启示,特别是在当今书坛创作繁荣,学术研究气氛浓郁,多种流派纷呈,传统观念和求新创变的思想相互借鉴、相互碰撞的状态下,更有其一定的意义。

张坤山书法的特点是:古朴、大气、奇肆、生辣。古朴是其书法创作的核心,表现在作品取法高古,气息醇厚,古风古意古味蕴藉其间。他对传统的理解,定位在书法的传承性和古典性,认为只有将书法写“古”,才能领略和展示书法的真谛。大气则体现着其书法字势格局的气概和张力。其作大气开张,构式开阔,不斤斤计较于细微点滴之处,而重其谋篇布局乃至作品所旨在表达的理想和情感,它不是文人雅士般的闲逸情绪的反映,更多的是对人之心灵世界情感活动的调动和启示,使人读后颇有激动和感慨的思绪。至于奇肆,是其对传统书法的深层理解和诠释。奇为奇逸,肆为旷达。奇肆为神、为韵、为情,其书表现的造型生动,黑白相间,左右揖让,浓枯相遂,组成了韵律般的节奏,尤其是他对枯笔的大胆运用,对墨色黑白大强度反差的处理等等,均让他的线条潜移默化般地得到了质的飞跃和升华。张坤山认为:书贵生,而忌熟。有了这般的思想,其书才彰显出生辣般的感受。他不喜欢写熟悉的文字和诗句,而是信手拈来一些素不相识的诗文警句进行创作,以为这样才能有生的味道,免俗、免油滑、免轻佻。所谓辣,便是张坤山理想中的用笔老道沉着,老辣纷披,是线条运作达到一定层次的一种迹化。

书法作为艺术,优秀的作品总是以其经久不衰的强大生命力感染和启迪后人,神奇的魅力似乎可以超越时空或空间的界线。张坤山的作品不论是鸿篇巨作,还是小品短文,既有匠心独运之妙,又合乎自然道法之趣,让人陶醉于一种高古、豪放、沉雄、博大的审美领域,是古典主义美学观的流露和反映。

从张坤山的书法作品中似能窥见到一种相对性和辩证观。他对传统渊源的挖掘、痴迷,并未使其放弃对现代艺术观念的吸取渗透,相反,他的创作观念随着传统根基的不断增厚,而愈来愈强烈地期盼调整和更新。无论是对现代派、学院派还是流行书风,甚至是日本的前卫派,他都能从正面予以借鉴、吸收和提练。他认为这些带有前卫性质的作品是在毫无前人根据可参考的情况下的一种较为纯粹的实践。这种对现代意识的接纳和承认,反映出他对书法创作核心意义的深刻领悟和见解。

张坤山的书法创作大体经历了四个阶段。一是打基础阶段(1980年前)。当时书法尚未复兴。他主要致力于对晋楷、颜柳等经典作品的临习和对北碑中的《龙门二十品》、《张猛龙碑》以及《张黑女墓志》等的研究和临创实践。他上手比较快,眼界比较高,少走了不少弯路。这个阶段他打下了厚实的基础,对书法的法度,用笔结体的把握,章法布局的安排布置以及创作意识等,都有了一个较为扎实的理解认识和掌握。二是融汇阶段(1981年-1990年)。这个阶段,他开始深入碑学临写了大量经典碑书作品,当然还有金文、汉隶、汉简和章草等不同书体、不同风格的各个时代最优秀的版本。下功夫比较大的有《广武将军碑》、《嵩高灵庙碑》、《石门铭》、《 宝子碑》、 《 龙颜碑》、《好大王碑》、《瘗鹤铭碑》等。汉隶主要取法《张迁碑》、《礼器碑》、《石门颂》、《西狭颂》、《封龙山碑》。还有章草中的《急就章》、《章草干字文》,清代的沈曾植、何绍基以及当代的于右任、王世镗、王遽常、谢无量、徐生翁。对汉简和墓志也都下过不少功夫。他在意临阶段临习创作的方法不与人同,不像别人那样,写完一帖再换一帖,写完一碑再写另一碑,而是采取十几种碑帖齐头并进,混杂临习的办法。他对这种写法有兴趣,认为不枯燥,既可多掌握几种碑帖,又能较快地将多种碑帖加以融汇。当然,这种临创办法有弊端,不易求精到,写专一。至于金文他也下了不少功夫,特别是临习《毛公鼎》时间较久,其次是《散氏盘》、《王孙钟铭》、《季子白盘铭》,对当代黄宾虹也作了一些借鉴,吴昌硕的大篆他也比较留意。他临碑范围之广,数量之大,促成了后来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过程和艺术素质的提升。正是由于这个原回,他深厚的碑书积淀得以牢固,才有了尔后创作创新的本钱。三是借鉴帖学的阶段(1991年-1996年)。张坤山的学书重点放在对碑学的研究上,然而他没有忽视对帖学的涉猎。为补充碑学的营养,滋润书法作品的逸气,他开始有计划地吸收一些帖学经典作品的营养,他没有奢想实现达到碑帖相融的境界,只是通过临习帖派名作,达其碑中有帖而已。他临习研究的经典名帖主要有:陆机《平复帖》、王羲之的《圣教序》、《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稿》、《争座位》,米芾的《蜀素帖》、《研山铭》,以及明清董其昌、傅山、王铎、张瑞图、倪元璐、徐渭、黄道周等。对这些经典人物的作品,有的是常看常写,有的则是多看少写。写的比较多的是颜真卿的行草书和傅山的大草,他认为颜书能补之碑学气概,傅山则能增加碑之圆浑劲健。通过对帖学的研究和思考,使他的书法有了碑与帖两个书法流派体系的支撑,路子比以前更为宽阔,潜能较之以前更为雄厚。这个期间他还利用创作之余,零零散散地写了大概近百万字的文章,多数登在了专业报刊上,前不久他已将这些文字结集出版了《张坤山书法论谈》和《张坤山书法文集》。这些文字多数是他个人的创作体会和对当今书坛有关创作方面的想法,每篇文字不长,言简意赅,紧紧结合创作实践,分析创作功过得失,学书者有操作性,愿读他的文章。四是出个人面貌阶段(1996年至今)。这个阶段他开始大开大合式的对其创作进行梳理,首先以碑书为龙头,在古典主义碑学的创作基础上,借鉴吸取了当代大师级碑派人物的成功经验,走出了一条仅仅属于自己的碑学创作之路。他以碑入草,草书古朴凝重、老道苍茫;以碑入篆,使金文多了古风古意;以碑入隶,使隶书线条更为涩辣生动;以碑入楷,使楷书有了朴茂沉静;以碑入行,则使行书张驰有度,蕴藉深远。张坤山书法的碑学化,提高了其作品的境界格调,营造和铸就了一种带有碑学体系性质的碑学面貌,因此,他的书法有了新的丰富内涵。

我们还观察到,张坤山的书风书路在宏观上看,一直属于探索性的。他没有过早地把自己恒定于某一定势之下,而是在不断深化传统内涵的基础上,渐渐而有秩序地调整着自己的风格走向。他亦不赞成个性风格大开大合式的跳跃性调整,旨在通过临习古人成法去影响和改变旧的风格面孔,以期洗刷创作上的病端,使作品更臻完善。近年来,张坤山又把创作的视线转向章草,追求更加深入的古典主义艺术样式,他以宋以前的章草经典为根基,以近代章草大师沈曾植、王世镗、王遽常等为典范,他在这几家之间揣摩融汇,形成了个人的风格面貌。同时他还致力于加强对金文的探索力度,以最大的勇气和热情在商周金文中寻求营养元素。他也喜欢黄宾虹,他把古典金文和黄氏金文作品有机的结合起来,努力打造个性化的风格品牌。这是他近期的创作方向,其对章草和金文的研究成果,我们将热情期待。

张坤山以自己的智慧、勤劳和修养,经过不懈努力,打开了通向碑学高峰的大门,为当代书坛碑学的创作开阔了通道。我们期待着更加艰辛的创作实践所赋予他的更加灿烂的明天。           

作者系中国书协原副主席

▲ 书法 张坤山 作

▲ 国画 张坤山 作

下一篇:《经济日报》总编辑、社长武春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