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简介 联系我们
MESSAGE在线留言
热线电话:
首页
中心简介
新闻资讯
拍品展厅
艺海名家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艺海名家

当前位置:主页 > 艺海名家 >

段成桂

发布时间:2019-05-23点击量:


 

段成桂艺术简历

段成桂,字伯硕,1942年7月生于吉林市。著名书法家、书画鉴定家。现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鉴定评估委员会主任、中国博物馆学会理事、吉林省文史研究馆馆长、吉林省博物馆学会理事长、吉林省博物院名誉院长、吉林省博物院研究员、《博物馆研究》主编、吉林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东北师范大学兼职教授、日本北海道书道协会顾问、沈阳艺海拍卖代理中心艺术顾问。为第七、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七、八、九、十届民进中央委员,第十一届民进中央常委,中共吉林省委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文化部优秀专家,吉林省首批省管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世界教科文卫专家成员。曾任吉林省政协副主席,吉林省博物馆艺术部主任、副馆长、馆长,吉林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吉林省文联副主席,吉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段成桂长期从事博物馆工作,钻研文史词翰,博涉中华传统文化,尤注重书法艺术创作,书画鉴定考证。其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大展览,曾于日本、泰国、法国、韩国举办个展。其书画鉴定考证工作,成绩卓著。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为博物馆征集收藏了《钱维城花卉手卷》、《苏轼二赋墨迹手卷》和大量的现代书画名家之作。并撰《苏轼二赋墨迹手卷考评》、《群玉堂苏帖考评》、《苏轼法书年表》等。



【段成桂作品】
 

书 道 憬 悟

□ 段成桂

余步入书道,数十年矣,得益于敝省博物馆之所藏也。斯馆所藏古之法书。数以万计,实乃可观。余每闲庭静坐,观之品之,一丝一缕,虑于心而悦于目也。然久而久之,似非面对其书,而脑际则浮想其书家之为人也。其为人,虽神采若现,然转瞬间则又逝矣。视其书乎?见其人乎?余尤欲想见其为人也。想见其为人者,非余意想见诸其为人也,乃余欲想像之中得睹其为人也。太史公曰:“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盖斯意也。

余观古之书法大师之作,每每凝神静思,未知其神韵所由生也。然清秋,浓夏,冬至春来,年年观之品之,则久而斯意转矣。斯时又观其书,皆非书法,乃书家之灵性也。张旭醉后作草,非酒兴促其草书而成,乃酒抵御了人生之压抑,释放其狂灵,而狂灵一跃,才华顿生,书则入佳境也。夫此灵性,有天生而得之,有后天而成之,此天生而得乃至后天而成之灵性,如同宝镜,生活之像映入其中,珠光宝气油然而生矣。

古之书家,虽各有自家之风魄,然均有更古之师者得以师焉。此师古之道,亦入之出之之道也。昔怀素得张芝之空灵,鲁直又学怀素之豪放;东坡师右军之飘逸,放翁又学东坡之风度,千古书家,以古人师古者,难以胜道。余之师古,不敢弃古人师古之道,殚精竭虑,少有得耳。余虽弩钝,然亦步迹趋于先师也。余之行书,远追“二王”之神韵,复慕觉斯之法度;余之隶书,则竭求《张迁》之古朴,亦好叔之笔意,朝思暮虑,从未敢须臾而疏殆也。余观其书,犹如文与可之观竹,观竹必求竹之入于脑也,而观书亦必求书之入印于脑也。所谓“与可画竹时,胸中有成竹”。吾辈作书之时,胸中亦须有古之大师之书意也。如骆驼食草,食腹中之草,而非身外之草,此乃反刍之功也。得此反刍之功,即可谓入而出之者也。人云“一时代有一时代之书风”,乃为常理也。古而至今,未有脱却时代之羁绊者也。然今人每言时代之书风,往往忽视师古之道,而步入歧途也。夫以盛唐论,书家辈出,风格各异,然终未离却“二王”之书道。故古人师古之道,实乃余学书之真谛也。

东坡居士有言曰:“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出新意于法度之中。”此千秋之至理名言也。寓妙理而未得豪放之气,是谓冬烘先生也;出新意而了无法度,是谓葫芦大措也。然脱离法度亦无气力者,其书令人有烦躁之感,皆以其浮躁而无根也。夫无根,即无师古之功力,无古贤之气韵,无千秋之传统。夫天地万物,古今万事,岂有无根柢、无源泉而生成者乎?中华书道,千秋之传统,则如木之根柢,水之源泉,若弃而舍之,岂非如断线之风筝者乎?夫风筝断线,看似扶摇于青云之上,转瞬间则卒然栽头落地,此正属离失古道之书法败作也。余集数十载之体悟,每每作书之时,从未忽视此理也。

孟子曰:“吾善养我浩然之气。”盖此浩然之气者,乃文章之本也,亦书道之本也。凡精湛奇绝之书作,皆此浩然之气所使然也。此气生乎天地,蕴乎吾心,注乎吾笔而书乎纸上也。古人云作诗功夫本在诗外,同此一理,作书功夫亦在书外。怀素深通佛理,其书则有书卷儒雅之气;东坡出口成章,其书卷之气自然洋溢于字里行间。千古书家,唯此乃得风魄,乃成书法大家也。然而书道博大精深者,乃书法大家之所为也。有志成其大家者,宜与古人争高低,不宜与时人争胜负。倘只求眼前,不思往古,只求精巧,不求博大,终难成为大家也。昔人云:“行事莫将天理错,立身宜与古人争。”盖斯意也。

 

独具慧眼  探骊获珠

——记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文博大师段成桂先生

□ 孙瑞祥

2009年1月31日,是人民鉴赏家杨仁恺先生逝世一周年悼念日,辽宁省委宣传部、辽宁省博物馆、辽宁省文联等有关部门举办一系列悼念活动。杨仁恺先生生前为是我国著名的鉴定大师,也是我们《书画市场报》首任艺术顾问,他为中国的文博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逝世是中国文博事业一大损失。时光易逝,不禁思绪万千,记得我曾撰文《沐雨栉风护国宝,焚膏继晷著华章》在《美术报》发表悼念杨仁恺先生的文章,许多刊物前几月似乎还在转载,如今先生已经仙逝一年……这一年,中国文博巨星杨仁恺、史树青两先生先后陨落,使目前的艺术鉴定市场大师匮乏的尴尬局面渐渐显现出来,便使我自然联想起吉林省文史馆、博物馆馆长、书画鉴定大师段成桂先生。杨仁恺先生生前与段先生交往颇深,杨先生先前曾多次与我提及段先生大名,苦于我当时香港的业务繁忙,无机会与段先生谋面,但我们一直书信往来,也算神交已久。在《书画市场报》成立之初,我们拟聘请书画行业业内顶级大师担纲本报艺术顾问,段先生欣然应允,那时先生正担任吉林省政协常务副主席,政务繁忙仍支持艺术事业的发展,令我很是感动和敬佩。日后,我也时有求教于先生,先生总是有求必应,成为我艺术道路上的良师益友。

段成桂先生出生在北国的松花江畔、九龙山下的吉林市,这里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先生深受江城文化之影响,自幼就有超常的书法天赋表现出来。他几十年如一日,精研书艺,孜孜以求,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简约、酣畅、浑朴的书风。如东坡居士所云:“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出新意于法度之中”,这为其日后在书画鉴定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先生在吉林省博物馆工作期间与著名文物收藏鉴赏家张伯驹先生交厚,耳濡目染深得裨益。80年代先生几经辗转将小白楼散于民间的《钱维城花卉手卷》、《苏轼二赋墨迹手卷》之作鉴藏后收入馆内。《苏轼二赋墨迹手卷》收藏有序,该卷纵28.3cm,横306.3cm,用7张质地白麻纸拼接而成,虽引首与隔水已被撕去,仅正文略有残缺外,皆完好无损。全篇以行书书写,纸精墨佳,气韵贯通,有历代藏家及乾隆帝等十六人题跋,收藏印达66枚之多。当年在全国学术界引起轰动,1983年6月23日北京故宫博物院书画鉴赏家徐邦达、刘九庵等专家专程到吉林博物馆观赏国宝,亦确认此卷为苏轼真迹无疑。徐邦达先生曾赋诗:“骊珠字字倍临河、炎海之千奈尔和。张墨李笺成五合,精光照眼一惊呼”为之赞叹。段先生在潜心于两件珍品的深入研究多年外,著有《苏轼二赋墨迹手卷考评》、《群玉堂苏帖考评》、《苏轼法书年表》多篇。如今,两件珍品早已成了价值连城的吉林省博物馆镇馆之宝。与杨仁恺先生发现的《清明上河图》不分伯仲。

段成桂先生于书画研究之余,笔耕不辍。早在1976年先生的书作就在中日书法联展中展出。先生以精湛的技艺,集众家之长,在张瑞图行书的基调上嬗变而出,笔致精到,摆脱了囿于一家一派之桎梏。其作散发出儒雅的书卷之气,赢得同道的一致肯定,奠定其在中国书坛的地位。1981年中国书协成立之时,段先生同金易奄先生代表吉林省参加成立大会,并被推选为中国书协首任理事。先生秉承传统,化古法为己用,笔虽有尽而意无穷,极见个人之灵府。记得前些天在京城我与于志学先生交谈时,于先生提出:“画山无石,画林无树,画树无枝”的论断,与先生的“书道之本,养浩然之气,生乎天地,蕴乎吾心”有异曲同工之妙。可见,艺术之妙境,殊途同归!

2008年7月16日,段成桂主席百忙之中莅临《书画市场报》视察,对本报自主创新的精神,给予了充分肯定,并挥毫写下:“为中国书画艺术大发展、大繁荣多做贡献”的贺辞祝贺本报创刊五周年。先生知识渊博,对当今艺术市场不规范,也有他独特的见解:“历代以书法为手段,为构建国家之和谐而倡导,因为书法承载着儒、释、道文化的哲学思想和圣贤们的品格精神。”,期待“书家须有多才多艺之造诣,须通理论,精诗词,善绘画,谙文章。”给当今浮躁的书坛上了一堂课。当先生知道市场有署“段成桂”名的赝品时,先生只是付之一笑。如此豁达,可见大师之胸怀!

临别时先生叮嘱:艺术市场的发展与客观环境是相辅相成的,虽然目前个别有悖于艺术市场正常发展的现象存在,但瑕不掩瑜。只要坚定信心,艺术市场的正常发展必将走上康庄大道。他勉励《书画市场报》再接再厉,担负社会责任,为艺术市场的健康发展奉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系《书画市场报》执行社长

 

下一篇:朱祥前

返回列表